?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中國第一腎科世家傳奇 >
中國第一腎科世家傳奇

中國第一腎科世家傳奇

來源:未知 作者:njboda 時間:2014-10-30 15:50

中國第一腎科世家傳奇

《揚子晚報》20091015B8

通訊員:柳言 樊立嶸

在南京,有這么一個中醫腎科世家。

第一代鄒云翔,中國著名中醫學家。一級教授,全國第一批中醫學博士生導師。參與創辦江蘇省中醫院并任院長28年,國家黨中央保健醫師30多年,開創我國中醫腎病學科,被奉為我國中醫腎病學開山宗師;

第二代女兒鄒燕琴,也是我國赫赫有名的中醫腎病學家、博士生導師。曾任江蘇省中醫院副院長,現為全國中醫腎病醫療中心學術帶頭人,并在遲暮之年創辦了南京博大腎科醫院;

第三代鄒云翔博士生、外孫女婿王鋼,我國著名的中西醫結合腎病學家、博士生導師。曾任江蘇省中醫院腎科主任、學科帶頭人12年。現已是世界中醫藥學會腎病專業委員會主席、國內中西醫結合腎病學科領軍人物。

        一門三代,開創了一門學科,兩家醫院,三位都是我國中醫腎科領域聲望很高的博士生導師,鄒氏腎科世家因而被稱為 “中國第一中醫腎科世家”。

醫界鴻儒,一代宗師

——記我國中醫腎臟病學宗師鄒云翔先生

“ 紅色醫生”,救活生命垂危的著名外文學家戈寶權

        鄒云翔先生,師從孟河名醫。1929年暑疫在其家鄉流行,他奔波于5個村近百戶人家,所治皆愈,從此聞名,被江南百姓頌為“仲景功臣”。抗戰爆發后,鄒云翔先生在滬積極投身抗日救國運動,任中醫救護醫院內科主任。隨院內遷至重慶期間,經王昆侖先生推薦,不顧白色恐怖險境,義務擔任中蘇文化協會、《新華日報》等社團的醫生,為我黨同志和進步人士看病。

        戈寶權先生是我國著名外國文學家、翻譯家(新中國首任駐蘇聯大使,《海燕》、《漁夫和金魚》等蘇聯文學翻譯者),1943年他在周恩來領導下的重慶《新華日報》工作時突患嚴重腎臟病,周身浮腫,已被西醫宣判不治,從醫院抬回了報館。鄒云翔先生接診后認為其脈雖細沉但尺脈有根,尚有希望,即投以中藥復方治之。數月后,戈寶權先生竟然恢復了健康,在山城一時傳為奇跡。之后戈先生與鄒老成為莫逆之交,兩人的友情一直延續了45年直至1988年鄒老去世。

奉命籌建江蘇省中醫院,開創中醫腎病學科

        1954年,國家黨中央點名鄒云翔先生參與籌建江蘇省中醫院,同年創建 “中國第一個中醫腎臟病研究小組” ;次年出版國內首部腎病專著《中醫腎病療法》。腎科由此從中醫內科中獨立而出,我國中醫腎病學科自此開始。

        1955年鄒云翔首次提出“溫腎活血化瘀法”治療腎病的經驗,為活血化瘀法在腎病中的運用開創了先河,此法至今仍為中醫治腎根本;

        1955年鄒云翔首創將冬蟲夏草用于治療尿毒癥;1959年領導腎臟病研究小組首創將大黃用于尿毒癥搶救,至今此二藥仍被中西醫界公認為腎衰竭治療主要用藥;

        1978年鄒云翔在國內外最早提出“某些有毒中西藥物傷腎“學說,比國外西醫提出“藥物傷腎”觀點早15年;

         鄒老看病“遣方用藥,靈活化裁”之道已臻化境,他的辨證、治法時常與教科書及一般醫生不同甚至相反,卻每每取得良效。

        70年代一位姓董的干部,西醫診斷為慢性腎炎尿毒癥、上消化道出血,治療一周后雖出血漸少,但仍嘔吐不止,生命垂危。鄒老診視后,分析他是暑氣襲人,耗氣傷陰。鄒老的一劑藥下肚后,董干部嘔吐立止,二劑后欲飲食。4個月后,董干部就恢復上班了。7年后,董干部來院復診時,身體壯實,面色紅潤,完全看不出數年前他曾命若游絲。

        鄒云翔先生以中國哲學天人相應為總領,提出“腎為先天之本,生命之根”;他認為“腎氣不足”是腎病發病之因,因此他以“維護腎氣”為治腎根本;并強調腎臟與人體各臟腑關系密切,“治腎不可拘泥于腎”;還提出“活血和絡,運行血氣”;“調理脾胃,補養先天”等等。這些學術思想后來都成為我國現代中醫腎病學的基礎理論。

歧黃舞者,中央首長、鄉村教師都是他的病人

        作為我國的中醫名家、中央保健委員會醫師,鄒云翔先生從1956年到1984年近30年間,每年都會數次被召赴北京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看病,每以高超醫術力挽沉疴。今天,讓我們打開被歷史塵封的密檔,略窺一二。

        鄒燕琴作為父親的助手,也經常跟隨父親赴京參加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保健工作。她記得:“上世紀80年代的一天,國防部部長粟裕同志訪朝回國后,身患重感冒,癥狀很特別,他不流涕、不咳嗽,而是渾身肌肉疼痛。接到中央有關部門的通知,在我的陪同下乘飛機趕到北京301總醫院。父親檢查病情后,開了幾劑藥方,粟裕服用之后非常見效。

  1984年的一天,北京的氣候天寒地凍,88歲的鄒云翔老先生,赴京為同齡的中央軍委副主席葉劍英治病。當時葉帥的主要癥狀是高燒不退,保健醫生們用抗生素等藥物點滴,都不起作用。鄒云翔根據葉帥的癥狀和體質情況,辨證論治、遣藥布方,幾劑中藥服過以后,葉帥的燒退了,準時出席了中央的重要會議。當代表們看到敬愛的葉帥坐上主席臺時,掌聲雷動,被邀列席開幕式的鄒老也不禁老淚沾襟。

  無錫一鄉村小學的蘇老師難忘80年代初自己身患腎病重癥,生命垂危之時,是鄒老為他親自診治達臨床痊愈而穩定至今。考慮到蘇老師患病后經濟困難,蘇老師來寧看病時,鄒老竟多次留素昧平生的蘇老師在家吃住,蘇老師多年后每念及此仍感動落淚。

        鄒云翔先生從醫從教70余載,桃李遍天下。很多學生已成為中醫界的骨干人才;《中國中醫昆侖》中有多位名中醫都曾經過他的指導成名成大師。他80年代初帶教的三位博士生,現都已有驕人成績。其中王鋼博士生導師,仍在繼續繼承發展著鄒先生的腎病事業。

        鄒云翔先生于1988年以92歲高齡駕鶴西去。最后離別時他說:“我的成績是平庸兩字,說我卓越是夸大”。醫林翹楚魂歸兮,蒼生大醫鄒云翔的聲音,回蕩在他飛翔的云霄,穿越在孕育他的滔滔長江……

        2007年3月29日,世界中醫藥學會為一代中醫腎病宗師鄒云翔鑄造的銅像和鄒燕琴創辦的南京博大腎科醫院揭幕儀式同時盛大舉行。

        江蘇省政協、南京市政府、省衛生廳及市衛生局等領導親臨現場揭幕剪彩,對鄒云翔先生一生的醫德醫術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并肯定了鄒氏腎科世家為我國中醫腎病學科的開創與發展做出的重要貢獻!

 

杏林大醫 ,劍膽琴心

——記我國著名中醫腎臟病學家鄒燕琴教授

《揚子晚報》20091022B11

傳承家學,終成一代大家

        鄒燕琴, 76歲,出身中醫世家。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江蘇省第一批名中醫,國家衛生部指定“師帶徒”名老中醫。

鄒燕琴的幼年就是在耳聞目染父親鄒云翔診病中度過的,也許就是這最初的啟蒙教育,為她今后從事中醫事業奠定了基礎。

        1962年國家開展培養名老中醫學術接班人工程,鄒燕琴奉組織安排隨父學醫,傳承寶貴家學。之后二十六年間她長伴在鄒云翔先生左右,抄方出診,整理病案。父親的言傳身教,耳提面命加之勤勉天賦和曾經的生物學、中醫學二個專業背景,使得鄒燕琴深得鄒老先生真傳,醫術日臻化境,終成一代大家。

        1985年鄒燕琴教授在全國首獲國家衛生部資助的“慢性腎功能不全”的國家級課題;

        1987年鄒燕琴教授在國內首次提出慢性腎功能衰竭辨證分型新標準,成為中國中醫腎病的全國統一標準,并延用至今;

        1994年鄒燕琴和王鋼教授在傳承鄒云翔經驗方的基礎上,研制治療慢性腎衰的新藥“保腎片”,成為省科委“九五攻關項目”。

“鄒阿姨,救救我哥哥吧!”

        鄒燕勤治腎重辨證論治,維護腎氣,運行氣血,治腎而不拘于腎。很多難治的腎病在她手上轉化生機。

        80年代初的一天,剛下門診的鄒燕琴正往家走,突然沖出來一個十四、五歲的小男孩,當街就跪了下來,“鄒阿姨,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吧!”原來小男孩有個雙胞胎哥哥,患嚴重腎病綜合征,已經幾天不能吃喝不能動了,奄奄一息。

        當時治腎病常會用到激素,可是小哥哥卻屬于對激素治療不敏感,副反應卻很明顯的人群,鄒老稱之為激素性氣血痰濕郁滯證。鄒燕琴向父親學習,跟隨父親創新使用疏滯泄濁法,取《丹溪心法》越鞠丸加減,以疏其氣血,泄其濕濁痰瘀。如此復診一年多后,哥哥竟然臨床痊愈了。這種創新療法在提高激素治療腎病綜合征療效的同時很好地減輕了激素的副作用,不少同類患者得以治愈。

        如今這雙胞胎哥倆都已是40多歲的人了。哥哥的腎病后來一直沒再復發,當上維修工,還結婚生了孩子。自小懂事的弟弟到現在還叫鄒老 “鄒阿姨”,知道鄒老愛花,長大后他每年都會給鄒老送盆自家種的玉蘭花,臘梅花,都正是花骨朵打苞最好的時候,表達自己樸素的感激。

        07年55歲的女病人戴某某來求醫時,血肌酐已經高達573µmol/L,最高時達600以上,屬慢性腎衰終末期。女病人幾經治療,不見希望,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家人又哄又勸才把她從連云港“架“來南京。鄒老診斷其為腎元衰憊、脾胃氣虛,濕濁內蘊;遂以健脾和胃,益腎泄濁方治之。經半月治療,病人肌酐已降至139.3µmol/L;又過了半個月,女病人笑容滿面地自覺來復診了,這次肌酐已降至98.8µmol/L,屬于正常人范圍了。女病人重新對生活燃起了希望。今夏復診時她面色紅潤精神飽滿,腎功能、血常規、尿常規均正常,能做家務勞動及一般活動。全家大小如同走親戚似的一起來院看望鄒老。

 

膏滋調養,高齡腎病女平安產子

        鄒老出身腎科世家,精于治腎廣為人知;其實,在調攝養生方面她也有著很深的造詣。鄒老說腎乃五臟之本,生命之根。在腎病、老年病、慢性疾病、亞健康的治療中,尤需注意治腎。

        一位36歲的鎮江女病人張×,自幼就患有慢性腎炎。因為懷孕有加重腎病的危險,夫妻倆早已放棄了生孩子的打算。張舒經鄒燕琴治療數年病情穩定,2007年冬季夫妻雙雙服用鄒老開的中藥膏滋調理治療。一月后女方尿檢正常,精神好轉,竟意外懷孕了。在鄒老的指導和密切觀察下,終于在10月,女病人平安剖腹產下一個健康的男孩兒,檢查表明母子倆身體狀況都很好。

張×丈夫第一時間給鄒老寄來報喜的紅蛋,并在信中寫道:原以為我們這一輩子就不會有孩子了,是您的精湛醫術和對張×身體狀況的精準判斷使得我們下決心留下了這個孩子,請您分享我們的喜悅!

        之后,張×的恢復和健康程度使她的家人和朋友都感到驚奇。她視鄒老如長輩,如恩人;鄒老也呼其乳名,來往親如家人。她的親戚朋友們親眼見到了鄒老膏方的“神奇“,之后先后來了好幾批,都要請鄒老開膏方。

        鄒老還有很多這樣的膏方“粉絲”,短的幾年,長的已有20余年。有的是世界冠軍,輝煌退役后一身傷病,身體非常虛弱;有的是年老多病,功能自衰;有的中年精英,亞健康或慢性病纏身。鄒老給他們洋洋灑灑六、七十味中藥一料膏方,將其心肝脾肺腎一并照顧到,使其精力體力充沛,身體舒適,免疫力增強。他們無論到了哪里工作,每年冬天都會象候鳥一般飛回南京,就為了鄒老開的一料膏方。

“非凡老太”,74歲“掌門”博大腎科醫院

        2007年,時年74歲的鄒燕琴親自掛帥我省首家二級醫院規模的腎病專科醫院——南京博大腎科醫院,與女婿王鋼教授共同擔綱學術帶頭人。

        開幕當天,江蘇省政協、南京市政府、省衛生廳及市衛生局及省內醫學高等院校、各大醫院領導親臨剪彩祝賀并肯定了鄒氏腎科世家為我國中醫腎病學科做出的重要貢獻!

        由“中國第一腎科世家”的“兩大名醫”共同“掌門”的南京博大腎科醫院注定了它從一開始就起步于國內中醫腎病學科的最高起點。

        現在,南京博大腎科醫院已是我省最具規模的專業腎科醫院,醫教研成績驕人。教學——是南京中醫藥大學教學醫院;科研——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全國中醫腎病重點專科協作組成員單位、南京市腎病學醫學重點學科;臨床上更是以高療效水平站在了我國中醫與中西醫結合腎科的最前沿!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琢春泥”。鄒燕琴教授融自己的智慧、勤勉、靈氣和珍貴的家學先機于一體,將傳統醫學和實驗醫學結合起來,推進了中醫學在腎病治療上的飛躍!

中國第一中醫腎科世家傳奇(三)

繼往開來,學貫中西

——記我國中西醫結合腎病學科領軍人物王鋼

《揚子晚報》2009年10月28日B24版

通訊員:柳言 樊立嶸

        王鋼,我國中西醫結合腎病學科的領軍人物,擁有堪稱完美的腎科學術背景。中醫——師從我國中醫腎病學宗師,西醫——師從負有國際盛名的日本腎科導師。 36歲,他已是省三甲醫院的腎科主任,42歲,他成為當時同行中最年輕的博士生導師。

中醫腎病宗師關門弟子,赴日本學西醫

        王鋼是我國中醫腎病學宗師鄒云翔先生晚年親自培養的博士生,長期侍診鄒老左右。天資聰穎,勤勉好學的他很得鄒老喜愛,鄒老不僅將自己畢生經驗傾囊相授,還親點這個關門弟子做了自己的外孫女婿。

         1987年,王鋼獲中醫學博士學位后,又考取日本笹川醫學獎學金,后又作為國家教育部高級訪問學者,先后三次赴日本東京大學等處研修工作數年,先后將學成的國際上最先進的腎科診斷和血透、腹透、分子生物學實驗技術帶回國,促進了他當時領軍的江蘇省中醫院全國中醫腎病醫療中心的發展。

多年師從中醫腎病學宗師,又留日3年跟隨國際著名導師,一人獨得國內最好的中醫腎科和國外最強的西醫腎科的學術背景,使得王鋼在探索以中醫為主,中西醫結合治腎的道路上擁有了國內罕有的,得天獨厚的條件。

中西合璧,于生死邊緣活人無數

        王鋼擅長對各類復雜、危重腎病精準辨癥,中西合參,于生死邊緣挽救回許多生命。

        南京大廠的吳某某,Ⅱ型糖尿病,尿毒癥血透一月余,轉到王鋼教授手上診治。深厚經驗、細心分析使得王鋼作出大膽方案:先腎穿,確定Ⅱ型糖尿病和腎病綜合征二病共存;用胰島素降糖,用激素降蛋白,同時中藥保腎功能利水。如此中西醫結合治療三月后,吳某某成功地擺脫了血透。目前,她血糖、尿常規全部恢復正常。

        30歲的張某某,因患尿毒癥今年9月13日突發尿毒癥精神病,血透根本無法進行,腦病專家也建議患者家屬放棄治療。王鋼教授當日正在天津講課,聞知后連夜飛回南京。一邊用冬眠療法讓患者安靜片刻,一邊急診透析。經過多天搶救,張某某的精神病完全康復,帶著3歲的兒子全家人一起送來感謝的錦旗。

他讓尿毒癥少年擺脫了血透,腎衰老人免于血透

        安徽少年黃某某16歲時突患尿毒癥并開始血透,當時家里已經交了七萬塊的腎移植費用,就等合適腎源了。小黃父親抱著最后一線希望找到王鋼,王鋼判斷小黃尚有殘存腎功能,決定試一試。他親自給小黃做了腎穿刺,用現代西醫診斷病理類型;同時辨證論治用中醫中藥口服、中藥靜脈滴注、穴位外敷、高位中藥灌腸進行綜合治療,保腎元,排毒素。三個月后,小黃的腎功能竟奇跡般地逐漸恢復了,從一周三次透析慢慢減少到一周兩次、一次,直到最后完全擺脫了對血透的依賴。如今6年過去了,小黃已長成帥小伙,現在南京幫父親做蔬菜批發生意,一直象正常人一樣工作生活著。

        南京市政府的一位老領導葛老,十年前因患糖尿病腎病、腎功能衰竭,心肺功能不全找到王鋼。治療著重在“保腎”,用中醫藥保護其心腎功能,降血糖,延緩腎衰發展。現在葛老已是80多歲老人了,當年與他同期在別處治療的病友都已經血透了,葛老腎功能仍穩定在正常范圍。

中醫博導,手術漂亮堪比任何西醫

        作為我省最早開展血透的專家之一,王鋼創建了江蘇省中醫院血透中心(30臺血透機),之后又幫助發展了無錫腎臟病治療中心(36臺血透機)及連云港中醫院血透中心(10臺血透機)。

        王鋼教授現在工作的南京博大腎科醫院血透中心也已發展到38臺血透機、雙班透析150名左右血透病人的規模,成為我省最大規模的血透中心之一。

        動靜脈瘺(血管通路)是尿毒癥患者的生命線,王鋼在日本練就了一手不亞于任何一位西醫大夫的動靜脈血管造瘺本領。迄今他已成功做了一千多例動靜脈瘺手術,一些因難度大在別處被拒絕或是屢次造瘺失敗的手術到他手上總是枯木逢春;他的腎穿刺技術已臻化境,3、5分鐘就能漂亮地完成一例,十幾年下來已穿刺了近二千人無一例發生并發癥,以至很多病人從各地專門來寧找這位“穿刺王”做手術。

巔峰時刻,重磅名醫華麗轉身

        王鋼鉆研腎病30余年,臨床科研成果累累,著作等身,十幾年前就已是業內公認的中西醫結合腎病權威。他從1992年就開始擔任江蘇省中醫院腎科主任、學科帶頭人12年;承擔過多項國家科技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中管局腎病課題;獲得七次省部級科技進步獎,取得新成果十七項;帶教碩、博、博士后22名。南京現在數家省市級三甲中醫院的腎科主任和骨干醫生都是王鋼和鄒燕琴的碩士、博士生,還有些已在廣東、浙江等省三甲醫院挑大梁,可謂桃李滿天下。

        2007年,51歲的王鋼在一個醫生臨床經驗、醫學水平、精力狀態最最“黃金巔峰”期,毅然選擇加入了我省首家二級醫院規模的腎臟病專科醫院——南京博大腎科醫院,與鄒燕琴教授一起續寫“腎科世家”的新傳奇。

        ?他早已達到了國內學術的輝煌高峰;為利?他無論到哪里坐診,都可以輕松擁有很高收入,而無須身為醫院掌門人的殫精竭慮。這一切,只因為王鋼始終心存一個理想——做一個濟世救人的腎科好醫生,創一個中國最好的腎科醫院。

繼往開來,再創中國最好腎科醫院

        由“中國第一腎科世家”的“兩大名醫”共同“掌門”的南京博大腎科醫院注定了它從一開始就起步于國內中醫腎病學科的最高起點。

        在博大,腎科傳統中醫和現代西醫相得益彰,進口先進設備與中醫傳統療法并存。以鄒云翔學術思想為源流的辨證論治的水藥方、膏滋方更是博大治腎的精髓。

國內西醫、中醫腎病學會的當家主任們參觀過博大后的共同感受是:象博大這樣中醫、西醫兩手都有,兩手都強的腎科醫院在國內實在是絕無僅有。

        獨有的中醫腎科世家源流,中西醫結合治腎的優勢,使得博大迅速聞名于三甲醫院林立的人文大省。全國各地都有病人慕名而來,十個有九個都是老病人介紹來的,最多的一天王鋼看了106位病人;病房實在住不下,就在過道加床。

        今天,博大已是江蘇省最具規模的一家專業腎科醫院,醫教研成績驕人。教學——是南京中醫藥大學教學醫院;科研——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全國中醫腎病重點專科協作組成員單位,近期又獲選為南京市腎病學醫學重點學科;臨床上更是以高療效水平站在了我國中醫與中西醫結合腎科的最前沿!王鋼教授也獲選成為世界中醫藥學會腎病專業委員會主席!

      “百年傳承,腎科世家;中西合璧,博大精深”。我們寄希望鄒氏腎科世家的傳人們未來走得更好更遠,造福更多腎病人群!

新聞鏈接:

鄒氏腎科世家三代人——共獲科研成果23項;承擔國家科技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課題19項;獲省政府科技進步獎10項;主編出版醫學專著21部;帶教碩、博、博士后43名,桃李滿天下,為我國中醫腎病學科做出重要貢獻!

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主席、原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李振吉及江蘇省政協主席陸軍、南京市市長蔣宏坤為一代名醫、腎病宗師鄒云翔銅像揭幕

 

鄒云翔教授40年代在重慶救回戈寶權(駐蘇聯大使、著名翻譯家)的生命,自此結下了終生的友誼

 

原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譚震林、鄒云翔教授等1975年攝于湖南

 

                    鄒云翔教授于1980年在無閑齋對學生鄒燕琴教授等傳授學術思想

 

鄒云翔,鄒燕琴、王鋼三代人80年代于金陵飯店旋宮

 

鄒燕琴、王鋼教授在中央保健組及江蘇省政協陸軍主席安排下2010.5月在太湖為原黨中央書記處書記丁關根會診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福建快3三连号遗漏 深圳风采手机投注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119期两肖两码精准资料 今天的上证指数是多 n宁夏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是什么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看股票行情用什么软件 辽宁快乐12任二推荐号 北京快3助手手机版 河内5分彩被骗 诚赢诚达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直播 广西快乐十分APP 股票怎么看涨跌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