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南京博大 > 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百年腎科世家的世紀綻放 >
百年腎科世家的世紀綻放

《現代快報》百年腎科世家的世紀綻放

來源:未知 作者:njboda 時間:2018-09-11 14:34

《現代快報》2012年11月19日B22版

百年腎科世家的世紀綻放

腎科風華三代人,讓中醫腎病學科傳承發展

    在三甲醫院林立的南京,南京博大腎科醫院獨樹一幟。作為江蘇省首家腎臟病專科醫院,博大腎科很年輕,只有6年的歷史;但它又是悠久的,因為在它背后,有一個已經傳承了百年的中醫腎科世家。博大腎科只是一家中等規模的二級專科醫院,但博大的專家卻很“大牌”。全國包括南京很多三甲醫院的腎科主任,都是他們的學生;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專門撥款為博大的專家成立了腎臟病工作室;甚至日本的醫療保險部門,也因為博大做到了日本醫生沒有做到的事情,而破例為一位患有慢性腎衰竭的日籍華人報銷每次回中國的醫藥費。

 

鄒云翔,鄒燕琴、王鋼三代人80年代于金陵飯店旋宮

 

學科背景:開創我國中醫腎病學科的腎科世家       

    一進博大大廳,就可以看到一尊銅像,他就是創建了我國中醫腎病學科的一代名醫鄒云翔先生。他也是江蘇省中醫院的創始院長之一、國家中央保健委員會中醫組組長。

    南京博大腎科醫院就是由鄒云翔先生的學術繼承人、也是他的女兒鄒燕琴和他的外孫女婿王鋼兩位博士生導師創建的。

鄒燕琴,全國名中醫、博士生導師、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曾任江蘇省中醫院副院長,現為全國中醫腎病醫療中心學術帶頭人,衛生部“師帶徒”名老中醫。

    王鋼,我國著名中西醫結合腎病專家、博士生導師、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國家衛生部“優秀歸國人員”、教育部“優秀博士學位獲得者”。曾任江蘇省中醫院腎科主任、學科帶頭人12年。現為世界中醫藥學會腎病專業委員會主席。

    一門三代,都是中醫腎科的名醫名家。這樣的腎科世家,這樣的學科背景,注定了博大腎科的高起點。

學科貢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成立全國名老中醫鄒燕琴腎病工作室

 

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主席、原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
李振吉及江蘇省政協主席陸軍、南京市市長蔣宏坤
為一代名醫、腎病宗師鄒云翔銅像揭幕

 

    鄒云翔、鄒燕琴、王鋼,三代人為我國中醫腎病學科的奠基和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1954年之前,我國中醫還只分為外科和內科,沒有腎科,更沒有中醫腎病學科。是鄒云翔先生1954年成立了我國第一個中醫腎病研究小組,并在江蘇省中醫院建立了我國第一個中醫腎病科,我國的中醫腎病學科由此開創。

    “溫腎活血法”是現代中醫治腎的核心思想,就是鄒云翔先生開創的;現在治腎常用藥冬蟲夏草和大黃也是鄒云翔先生最早發現它們對于腎衰的獨特療效;是鄒燕琴和王鋼教授制定了慢性腎炎和慢性腎衰竭辨證分型的全國統一標準;還有治療腎衰的中藥外敷法、保留灌腸法等都是他們五十年代首創并逐步完善的。他們為我國培養了大批中醫腎科人才,大部分都已是三甲醫院腎科主任、博士生導師、碩士生導師了,構成了我國中醫腎科的中堅力量。

    為了更好地發展傳承鄒氏中醫腎病學術思想,去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正式撥款成立了全國名老中醫鄒燕琴腎病工作室。

治腎特色:辯證論治,中西貫通,取得臨床高療效

    身為我國中醫腎病學宗師鄒云翔先生的關門弟子,之后又在日本研修多年西醫腎科的經歷,使得王鋼教授形成了以中醫為主,辯證論治、西為中用的治療風格。

    王鋼教授介紹道,目前治療腎病,還沒有特效的西藥。而中醫的優勢就在于,可以辨證論治,因人、因病、因癥而治,隨證調整中藥處方。中醫藥擅長的保腎元、固腎精、溫腎活血、清利濕熱、排毒化瘀等;西醫藥擅長的降血壓、降血糖、免疫制劑和激素等治療,將它們融會貫通,各施所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中醫藥的長處和特色,取得最好的療效。

    例如難治性小兒腎病綜合征,遷延難治,且易反復發作,患兒家長苦惱不已。這時要逐個分析,有的是診斷不明,有的是西藥用量不足,有的是激素依賴、無效,有的是西藥副作用太大,有的是反復感染。診斷明確后,用中西醫結合手段一個個地化解矛盾,很多是可以轉難治為痊愈的。

    又如狼瘡性腎炎,穩定階段應以中醫調理,改善機體的免疫狀態;病情活動期,則采取激素+免疫抑制劑+中醫辨證方。這套中西結合方案非常行之有效,現在每年王鋼教授手上都有5—10例狼瘡性尿毒癥患者擺脫血透的病例。

兩頑強女孩寫下動人感謝信

    難治性腎病是在慢性腎病中,經西藥治療無效,最易發展成為慢性腎功能衰竭的一類嚴重腎臟病。王鋼教授認為“用好”、“用足”中藥和西藥是治療關鍵。

    湖南湘鄉市18歲女中學生彭帥媚5年前患上難治性IgA腎病。2010年3月彭父在湖南書店發現了王鋼教授的書,立刻帶著帥媚來到南京。

    因為帥媚屬于對激素治療不敏感,副反應卻很明顯的難治性腎病人群。王鋼教授先只用中藥疏滯泄濁法,取《丹溪心法》越鞠丸加減,以疏其氣血,泄其濕濁痰瘀。待其氣血陰陽調整后,再上中西醫結合治療方案。兩個月后,帥媚的指標正常了。出院時她寫下一封“無比深情地感謝王鋼教授伯伯”的感謝信:漫長的求醫之路,父母為我操盡了心,費盡了力,我也不得不停學治病。三年來病沒有好轉,反而身心受到嚴重創傷,給家庭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來到博大……我的病情神奇般的迅速好轉。各項指標都已正常,這個消息使我全家都感到無比欣慰。我將以王鋼伯伯作為我終身學習的楷模,刻苦努力,勤奮拼搏,將來回報社會!”

    患有腎病綜合征的23歲宿遷女孩王元元,今年3月因誤信 “2個月包治”的虛假宣傳,服用“神藥”僅5天,腎功能急劇衰竭,肌酐高達516 umol/L。連續一周無尿,生命垂危,不得不每天一次血透治療。

    因為窮困,家人一度無奈準備放棄。王鋼教授帶頭發動博大醫護人員為元元捐款,許多陌生的病友也伸出援手。經過一個多月的搶救治療,元元幸運地走出了鬼門關。不僅免于終生血透的命運,腎功能也恢復到正常,尿蛋白全部轉陰。王元元在感謝信中寫道:感謝所有的好心人們,是你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無辜到鬼門關走了一回的元元幸運地挽回了生命,

并幸運地完全恢復了腎功能,
免于終生血透中醫藥可控制和延緩腎衰發展

 

    慢性腎衰病人的高血壓、腎性貧血等難題,隨著新的降壓藥物、促紅素等西藥的應用,有了很大改觀,但沒能根本控制腎衰發展。王鋼教授說如采用中醫藥以辨證為主,從腎論治,兼顧多臟,保腎元、固腎精,活血化瘀,泄濁解毒,通暢大小便,可以從根本上恢復腎功能,或延緩腎衰發展到尿毒癥。

    王鋼介紹道,血肌酐在700—800umol/L以下的腎衰,國內及國際西醫腎病界尚無很好辦法,目前治療主要依靠中醫藥。尤其是對于血肌酐在200—400umol/L的中早期腎衰,我們已經有了比較大的把握控制或下降血肌酐,保護腎功能。

    “很多病人一聽說自己被確診為腎衰,就覺得這下完了”,王鋼說不必灰心。經過三十多年的臨床研究,我們現在采用中藥保腎元辨證論治法、經皮滲入法、經直腸排毒法、經靜脈滴注活血解毒法等多途徑給藥、中西醫結合用藥的系統療法,對于早中期慢性腎衰已經收到了很好的療效。腎功能得到有效恢復或者保持十年以上不進展的患者非常多。

    即便已進入尿毒癥的患者,經過治療,也有小部分患者的腎功能恢復,擺脫了血透;還有一部分患者的病程進展也得到了很長時間的延緩,即使進入血透也是安全的。
 

海外華僑在祖國找到了生機;日本醫保破例報銷中國醫藥費。

    日籍華人朱某,50歲,患慢性腎炎20年,慢性腎功能衰竭10年。10年日本醫生就建議他血透了。他找到王鋼時血肌酐已500 多。2個月后朱某血肌酐下降至300。之后6年朱某每2個月都定期從日本飛回中國復診,多年來他的血肌酐穩定在206。日本醫療保險部門破例為朱某報銷每次回中國的醫藥費。

    88歲的馬來西亞華僑葉某,患慢性腎衰30年。50多歲他患病時血肌酐460,當地醫生建議他盡早血透。葉某有自己的家族企業,經常需要出差,他拒絕了血透治療。一次回中國,他找到了王鋼教授。2個月后,葉某的水腫消失,肌酐下降至220。之后二十多年,葉某將身體健康擺在第一位,定期回國復診,血肌酐始終穩定在200左右。當地醫生每次看到他的腎功能報告,都對中國醫學的博大精深驚嘆不已。那家馬來西亞醫院甚至特地派送醫生來南京中醫藥大學學習中醫腎科。

三代腎科博導打造中國最好腎科名院

    南京博大腎科醫院現為南京中醫藥大學教學醫院、南京市腎病學重點學科、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腎病重點專科協作組成員單位、江蘇省、南京市公費醫療及城鎮職工、居民醫保、江蘇省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定點專科醫院。

    醫院目前擁有病房床位90張,出院好轉率達到90%以上;擁有血透機50臺200名血透病人的血透中心,規模在全省名列前茅;已開展穿刺、造瘺手術數千例,包括很多別處做不了的、屢次失敗的高難度手術。

    博大是一家典型的“專家型醫院”。博大沒有普通門診,只有鄒燕琴、王鋼兩名“大牌專家”的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門診。所有住院病人的治療方案,也都由兩位專家親自制定。

    鄒云翔先生的寶貴學術思想;三代人近百年累積的臨床經驗;淵源深厚的中醫腎科世家背景;中西融會貫通的治療特色;代表了國內中醫治腎的最高療效水平,這就是博大腎科。“百年傳承,腎科世家;中西合璧,博大精深。”

鄒云翔教授在無閑齋為好友戈寶權
(著名翻譯家,高爾基《海燕》的翻譯者)看病,
侍診的是王鋼主任醫師

 

    名醫的影響力,高療效的口碑,讓病人不遠千里地,從全國各地甚至是海外奔它而來;讓病人愿意為它“做廣告“,自發地介紹病友“到博大看腎病”。病房沒有床位了,住過道加床,也愿意。博大腎科,已成為我國中醫治腎的標桿,成為許多腎臟病人在輾轉各大三甲醫院之后的最后一站希望。

    南京某教育公司總經理吳丹的母親2006年被確診一只腎臟已失去功能,另一只腎還剩少量腎單位,并被告知無好辦法,2年后唯有換腎。吳丹放下事業,四處求醫,可是每次檢查肌酐仍然是上升,上升。一次吳丹在報紙上看到了鄒燕琴教授的新聞,于是帶著母親來到博大。

    在后來熱情洋溢的感謝信中,吳丹寫道:“……一條新聞,拯救了我們全家。我們看到和感受了一個中醫世家“救死扶傷”的傳奇和中醫的神奇。當我母親第一次吃了鄒教授的中藥方,對比前后檢查結果時,我們全家高呼萬歲,激動地熱淚盈眶。雖然只僅僅減了一個標準,但那天是過去一年中最陽光的一天,因為從來沒有經歷過降的喜悅。……后來我母親的肌酐指標竟然恢復到正常范圍的97。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為蘇北老家的親朋好友10余患者推薦了博大,最終這些親朋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母親現在離那些專家說的二年時間還有兩個多月,肌酐和其他重要指標均控制在穩定的較低水平。希望 ‘中醫世家’的傳奇沐浴人間,永澤新生和希望,讓世人感受生命的快樂,親情的無價!”

紀念鄒琴教授執教從醫55周年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福建快3三连号遗漏 3d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西11选5中奖表 极速快3开奖网址 极速pk10官网下载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怎样买涨停股票 极速飞艇51计划全天免费软件 江西11选5开奖20分钟一期 山西新十一选五 广东11选55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包选玩法表 百度指数官网数据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多少 神测网幸运28 排列三开奖号走势图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盛兴